当前位置:
    主页 > 草原足球 >
适合远足休闲旅游的地方:塞伦盖蒂草原处处充
发布时间:2020-03-23 23:22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在这个上有这么一个非常美妙而疑惑的地方,它跨越南北半球的非洲,在那里到处都充满了貌似最后一次洪水和饥荒气息,不禁感叹那里的人们究竟是如何生活的?自然是如何继承过去看起来比较悲剧的自然风格,又是如何适应新文明的渗透?毫无疑问,塞伦盖蒂草原是非洲名副其实的天堂之地,因为撒哈拉显得有点荒凉,而如果选择去南非又显得有点偏远。

  如果你去非洲,塞伦盖蒂草原好像是唯一比较满意的选择。在塞伦盖蒂草原上的野生动物常年进行着有规律而又规模庞大的迁徙运动是众所周知的;塞伦盖蒂草原的土地是那样的沉默,那样的沉重,而又那样的有意义,这让人想起非洲的苦难历史和不可以思议的非洲民族历史。

  如果看过西方的神话故事,可定都知道伊甸园,相信也没有多少人亲眼见过这神话中所谓的“伊甸园”,但是现实中确实有这么一个与神话中的“伊甸园”非常相似,它就是非洲的塞伦盖蒂草原;没有比塞伦盖蒂草原更能与神话中所描述的“伊甸园”相似,这里仍然保留着最原始的自然形象。

  说到原始自然形象,这让我们不得不想起我们中国古代从商周到明清这段历史,中国人在造字和发明火药的时候,塞伦盖蒂草原与此同时仍然机械地重复着一件事:各种动物来来去去,生老病死,周而复始;这就是塞伦盖蒂草原最原始的自然形象,差不多是一个被上帝完全遗忘的纯净角落。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一点,那么当你看着塞伦盖蒂草原动物的生老病死以及植物的盛衰轮回时,一切都了然了。塞伦盖蒂草原的土地在如此有节奏的变化中,感觉就像一个水的身体向远方移动,就像海边城市里的那些海水一样,早潮汹涌澎湃,晚潮偃旗息鼓,非常有节奏感;而形成这个有着美妙的节奏感是源自于这里独特的雨水和独特的季风。

  塞伦盖蒂草原位于坦桑尼亚北部高原,从这里到东面和西面所看到的都是恩戈罗恩戈罗野生动物保护区、维多利亚湖和肯尼亚马拉自然保护区,而塞伦盖蒂草原刚好被夹在在这三个地区的中间。作为一个季节性的稀树草原,塞伦盖蒂草原已经成为数百万动物(老鼠、兔子、牛、羊、狼、狮子、豹子等)生存的庇护所,这里的动物几乎成了塞伦盖蒂草原的主题,如果你有经常看“动物世界”就知道电视里所描述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塞伦盖蒂草原。

  每到每年的五月底,塞伦盖蒂草原就会出现大规模的干旱迹象,所有的野草们枯在它们枯萎之前就开始为自己播种,灌木和树木脱下它们的“外衣”并决心不为饱腹的动物提供一点美餐。于是太阳开始烤着塞伦盖蒂草原这片土地,塞伦盖蒂草原由于在雨季里已经享受了很长一段时间,因此塞伦盖蒂草原在河床和海滩的淤泥中有着许许多多的裂缝。

  塞伦盖蒂草原一年一度的饥荒首先出现在食草动物群,这会使得这些食草动物们很难找到食物和水。越来越令人尴尬的饥荒,迫使它们选择集体逃跑离开塞伦盖蒂草原,这样的逃亡队伍在塞伦盖蒂草原往往非常庞大而常见。

  从塞伦盖蒂草原到维多利亚湖或马拉高原的动物迁徙过程中,常常让我们想起以色列人从埃及出走的历史事件来,这一段旅途跟以色列人去埃及有着同样艰难相似之处,这注定要经历一段曲折的旅程:如果没有人为以色列人指引方向,再加上数量是以色列三倍的埃及军队穷追不舍,你可以想象塞伦盖蒂草原动物迁徙是这一种怎样的艰难旅途。

  食草动物的出走使许多以它们为食的肉食动物感到焦虑,包括狡猾而有毒的土狼、狮子群、擅长跑步的猎豹和藏在海滩上阴险的鳄鱼。这是下一个雨季前最后一次狩猎的机会,如果肉食动物们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把肚子填饱的话,那么这些肉食动物将要面对未来长达6个月时间的饥饿,甚至到最后饥饿致死。

  这是动物世界的秩序,除了残忍之外,很难用其他术语来描述。当成群结队的牛羚冲过鳄鱼出没的海滩,把许多同伴的尸体抛在身后时,我们真的被动物的本能和动物集体意志近乎非理性的勇气所震惊,这些勇气使这些食草动物虽然卑微但却反而更加繁荣地生活在塞伦盖蒂草原的大型食肉动物天堂里(明知道在这里会被肉食动物所吃,却仍然继续在这里继续活下去,即使被肉食动物吃掉了,还有下一代,也许这就是大自然的轮回规律)。

  斑马的指骨在移动过程中欣然接受狮子和豹子的一路跟踪甚至是猎食。这些动物迁徙的方阵往往排成十多排,它们疾驰而过,掀起的黄土在蹄间飞扬,年老体弱的食草动物便最容易掉进狮子的嘴里,它们的血肉都被狮子们吃光了,甚至骨头也要被舔很多次才能停下来。

  在干旱季节的塞伦盖蒂草原里,几乎成了肉食动物的美食天堂,肉食动物可以随心所欲地吃掉一部分食草动物,但绝大多数的食草动物还是幸运地逃离这个塞伦盖蒂草原,但奇妙的是,它们来年还会再迁徙到这里,然后这里的肉食动物继续在吃它们……

  每年到了11月份的时候,植物的生命伴随着雨水来悄悄地出现在塞伦盖蒂草原,不过那里的肉食动物显得那样无精打采,那里甚至连强壮的狮子都很瘦。没有人打算解释在此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具有生机的绿色又重新流回了这里,曾经成功逃离塞伦盖蒂草原的角马、斑马和羚羊等它们又回来了。

  在非洲历史上令人难忘的岁月里,每年令人激动的动物迁徙是多么的孤独!如果你想为塞伦盖蒂草原找到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证人,那就是“永久流动的土地”马赛人——他们是塞伦盖蒂草原的游牧者,也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马赛人的生活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这并不奇怪。由于经验的局限性,我们为生活和人们定义了一个非常小的圈子。但马赛人偏偏不在这个圈子里,上帝也不在这个圈子里。这个国家的民族住在一个用牛粪建造的房子里,穿着奇装异服,身上挂着各种各样的饰物。在生活中,他们不会把自己和四肢着地的野生动物们截然分开,他们才是生长于斯的本地人,他们才是非洲土地那生就纯粹的黑面孔的亲戚。由此可见,甚至在某一天我们也许能看见狮子和羊群共处一室的景象……

  塞伦盖蒂草原位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之间,占地3080平方公里,包括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这是肯尼亚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和土著人——马赛人居住的地方。

  1、塞伦盖蒂大草原上的金合欢树。这种树的叶子远远看上去像一片片云彩,在蓝天碧草的映衬下美不胜收。

  2、角马又名斑纹牛羚,是一种逐草而居的大羚羊。当塞伦盖蒂的旱季来临,它们便浩浩荡荡地向西迁徙,这使塞伦盖蒂大草原成了“流动的大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