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内新闻蒙古 >
从中国阿尔山到蒙古国乔巴山:长吉图呼唤“两
发布时间:2020-08-10 11:49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两山”铁路(中国阿尔山-蒙古国乔巴山),上世纪90年代初期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倡导,在当时谋划的4条中蒙铁路预可行性研究线路方案中是首选。构想中的“两山”铁路,将是蒙古、俄罗斯远东地区距离日本海最近的出海通道,也是吉林省和内蒙古兴安盟未来的“补给线”,更是长吉图国家规划东进西连的战略支撑项目。

  修通了“两山”铁路,就会形成由珲春经长春、乌兰浩特、阿尔山、蒙古乔巴山至俄罗斯赤塔,与俄罗斯远东铁路相连的一条新欧亚大路桥,这可有效弥补图们江地区合作开发的短板,推进东北地区和东北亚周边国家区域合作进程。

  然而,这条已规划了20多年的铁路,实质性进展仍十分缓慢。如何将“两山”铁路变为现实,助推长吉图国家战略中“东进西连”通道建设,是摆在吉林省、内蒙古自治区乃至国家层面一道亟待破解的课题。

  “两山”铁路作为构建图们江国际合作大通道的关键点,其现实经济利益和深远战略意义,早已在吉林、内蒙古两省区多个层面形成共识。

  民盟吉林省委有关专家表示,蒙古国具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石油,储量大,开采成本低,大部分距吉林省运距较近,可以作为资源需求缺口的最佳补充来源。“两山”铁路建成后,将为振兴东北打造一条重要资源、能源补给通道,也将成为连接东北亚中、蒙、俄、朝、韩、日的一条重要纽带,对于提高我国在东北亚合作中的主动权具有深远战略意义。

  吉林省能源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吉林省每年的煤炭缺口达5000多万吨,未来能源缺口会更大。蒙古国煤炭不仅储量丰厚,而且价格低廉,如果“两山”铁路修好,吉林就有“米”下锅了。

  吉林省政府参事、吉林省图们江国际合作学会会长李铁等专家学者的研究数据显示,国内有关企业即将开发蒙古国珠恩布拉格煤田,预计每年需要300万~600万吨运量,大庆油田正在开发蒙古国塔木察格布拉格油田,预计每年需要300万吨的运量。此外,“两山”铁路从满洲里口岸可分流400万吨运量,可缓解满洲里口岸换装及铁路运输压力。上述3个方面的运量,保守估计每年就可以达到1000万吨以上,远景可达2000万吨,这能够有效保障“两山”铁路的运力。而在此之前,“两山”铁路运力保障问题,恰恰是国家相关部门评估该线路立项可行性的重要因素之一。

  内蒙古兴安盟已经提出,将阿尔山市打造成国际知名的生态休闲养生度假地、国内一流的健康水产业示范体验地、内蒙古东部最大的种苗集散基地,面向东北亚、联结“长吉图”的国际大通道陆港,以及大兴安岭老国有林区生态转型试验市。

  长期关注“两山”铁路的兴安盟行署副秘书长、口岸办主任吴长青表示,打造“三地一港一市”要依托“两山”铁路。这些工作能否顺利开展,关键在“两山”铁路。

  今年,阿尔山市大自然旅行社总经理付丽红先后两次与众多同行到距离阿尔山市40公里的蒙古国高勒县考察,大家普遍感觉蒙古国旅游市场潜力巨大。付丽红表示,若是“两山”铁路能够修建通车,将极大激发中蒙两国的跨境游需求,同时,蒙古国物美价廉的羊毛制品也会通过铁路来到中国。将“两山”与大海“拉”得更近近年来,随着国际合作领域的拓展,国家层面对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国际大通道建设给予了更多关注和支持。2004年以来,“两山”铁路被纳入《国家铁路网中长期规划》,在《东北振兴计划》、《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长吉图为开发开放先导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图们江区域(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建设的若干意见》中,都将“两山”铁路列为贯穿长吉图先导区国际大通道的关键性工程和国家战略中的重点项目。

  一个个的重大利好消息,坚定了吉林人建设国际大通道的决心。尤其是2009年以来,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托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平台,广泛开展与东北亚各国的经贸合作,特别是积极与蒙古国洽谈推进“两山”铁路事宜。

  吉林省紧紧抓住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和长吉图开发先导区建设的战略机遇,全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增强自身发展后劲和实力。吉林省先后提出了“长吉一体化”和“延(延吉)龙(龙井)图(图们)一体化”重大区域规划,建设长春兴隆综合保税区、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中朝罗先经贸区,全面推进了长吉图腹地建设和珲春对外开放的“门户”建设。目前,先导区内部铁路公路建设取得较大进展,长吉城际高铁、长春至珲春的高速公路均已建成通车,支撑了区域经济的发展。先导区先后开辟了中俄公路、铁路通道,中韩空中通道,中国珲春-俄罗斯扎鲁比诺-韩国束草陆海客联运航线等多条外部通道,以珲春为中心的东部“窗口”全面对外开放。

  随着中蒙、中俄经贸合作升温,吉林省再次坚定了把推进“两山”铁路作为实施好长吉图国家战略的信心和决心。目前,吉林省已经成立了由长吉图办牵头,以吉林省亚东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交通投资集团和东北亚铁路集团三家企业为成员的项目办,先后数次到蒙古国东方省进行实地调研和衔接推进,全力为“两山”铁路建设运力规划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吴长青表示,兴安盟是“两山”铁路的桥头堡,也将是“两山”铁路开通后的率先受益者,共同的利益诉求使得两省区结合得更加紧密。经过积极沟通,两省区取得了一致战略认同,并初步建立了协商合作推进机制。2014年初,两省区行政联合会签的《关于恳请对中蒙“两山”铁路项目建设予以支持的请示》上报国务院。目前,在争取国家支持、开展地方合作、深入和蒙古国交流洽谈等方面两省区已达成诸多共识,推进“两山”铁路建设的合力已不断增强。

  与此同时,阿尔山陆路口岸已于2012年12月正式对外开放。目前,兴安盟正积极谋划建设跨境旅游合作区和国际物流园区,希望通过人流和物流集聚,为“两山”铁路开通和铁路口岸开通奠定坚实的基础。

  在“两山”铁路建设上,是不是中方“剃头挑子一头热”?就此,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于潇教授。

  “我刚刚随外交部从蒙古国调研回来,此行就是与蒙古国外交部接洽,共同探讨如何落实两国已经签订的一揽子协议。”于潇说。

  谈及“两山”铁路,于潇表示,这条铁路直接关乎各方利益诉求:蒙古国矿产富集,仅东方省已探明煤炭总储量就达50亿吨,石油15亿吨,中国、朝鲜、韩国和日本都是其广阔的终端市场。因此,蒙方对“两山”铁路方案的态度是积极的。“两山”铁路的重点在蒙方,难点也在蒙方。尽管蒙方态度积极,但财力支撑不足。目前,在合作方式上还没有达成共识。

  “尽管修建两山铁路的难点在蒙方,但我们还是要积极想办法,蒙方没有放弃,我们更不能轻言放弃。”于潇建议,要将“两山”铁路建设与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和蒙方提出的“草原计划”、“千年大铁路”紧密结合,并考虑到俄罗斯拥有蒙古国铁路一部分路权的实际情况,可研究组建中、蒙、俄跨国公司,共同建设和经营。

  于潇建议,对吉林省而言,要加深与内蒙古的联系,两省区联合向国家积极争取,力争把“两山”铁路建设项目纳入“十三五”规划之中,切实扭转对“两山”铁路倡议多,实质性推动少的局面。与此同时,要完善东北四省区行政首脑会晤机制,加强协调沟通,形成打包推进的整体合力。

  “吉林省在对蒙合作上,也要转换思路。”于潇表示,不仅要着眼于开展蒙方境内矿产资源开采、加工、运输方面的合作,做好“引进来”、“走出去”等大文章,而且要充分发挥吉林省在制造业、高端农业、科技教育上的优势,与蒙古国开展机械、农畜、水泥等产品加工和建筑业、旅游业、纺织业、科教等领域的深度经贸合作。此外,还可开展有针对性的对蒙劳务输出和轻工产品、生活日用品的出口。这样,既可消除一旦“两山”铁路修通只有矿产品流向中方,没有往蒙方运输“回头货”的担忧,又可在更广领域合作中增强互信,实现双赢。

  今年,中蒙两国关系已提升为全面合作战略伙伴关系,国务院新近又印发了《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这都给“两山”铁路带来强劲东风。因此,对“两山”铁路建设前景,于潇持乐观态度。

  日前,从吉林省珲春市传来好消息,中国长春至俄罗斯海参崴国际货运(汽运)线路正式通关。至此,吉林省对俄运输线条,陆海联运线条。长吉图国家规划“东进西连”通道建设中的“东进”,又取得突破性进展。不久的将来,长吉图“西连”的喜讯“两山”拥抱太平洋,或许也有可能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