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思想 >
海德格尔思想及其转折的“原初动机”
发布时间:2019-04-07 14:15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国内外研究海德格尔思想的著作和论文数不胜数,但如海德格尔研究专家托马斯·谢汉(Thomas Sheehan)所言:海德格尔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依然不是十分清楚。笔者认为,澄清这个问题需要一个前提条件,即探问早期海德格尔思想的“原初动机”。正是这一“原初动机”推动着海德格尔在哲学上给予人的现实生活以热情眷注,并在现实中身体力行地追寻生活的真理,这样的生活经验反过来又促使他更加明确地领悟到现实的生活对于哲学思想所具有的意义,以及哲学思想如何能够追寻生活的真理。此后,虽然海德格尔的思想经历了多次转折,虽然“实际生活经验”变成了“此在”进而变成了“终有一死者”,本真性从原初教经验转变为向死而在的决断进而又转变为虚怀敞开、泰然任之,但时隐时现的“原初动机”却始终是海德格尔思想及其转折的源泉。

  国内外研究海德格尔思想的著作和论文数不胜数,但如海德格尔研究专家托马斯·谢汉(Thomas Sheehan)所言:海德格尔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依然不是十分清楚。笔者认为,澄清这个问题需要一个前提条件,即探问早期海德格尔思想的“原初动机”。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及此后的一段时间,欧洲尤其是德国的经济危机状况日益严峻。而且,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在随时可能落在自己头上的枪林弹雨之中,人们不得不痛苦地面对堆满累累白骨的战场和满目疮痍的家园,以及被碾压得支离破碎的自由平等的美好理想、普遍的伦理道德法则、社会历史进步与发展的观念、理性万能的信念。生活曾有的安稳根基塌陷了,个人和社会生活的意义消散、失落了,德国人的精神生活也陷入了严重的危机状态中。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人们艰难地在虚无中寻找着人生的意义和本真的自我。另一方面,由于家庭经济拮据而长期寄人篱下的生活状态、严重的疾病、信仰的危机、求职的连连受挫,这一切向海德格尔突显了生活的艰难,他常常面对痛苦的抉择,甚至死亡,从而不得不思考存在的意义。1919年9月9在给妻子的一封信中明确说:“我的学生岁月是艰难的”,他称之为“我生命中的橄榄山时刻”,即受苦受难的时刻。总之,海德格尔一开始就生活于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艰难的、所有存在者都受到了震动的年代之中。这就是勒维特所说的海德格尔思想的直接出发点:当今的经验。

  正是在这艰难的年代,在那些外人看来可能微不足道的个人生活经历中,海德格尔那颗敏感而又坚韧的心灵获得一种“最深刻的体验”:试图寻找一个安稳点,却又不得不承认,无法得到慰藉的、消磨人的空虚是心灵不会失去的财富,所有的伟大和深刻都具有悲剧性的特征,而真正的上帝体验是罕见的恩赐,人只有通过痛苦才配得上。换言之,动荡不安的生活本有的痛苦和艰难无法逃避,只能勇敢地直面并战斗,才是本真的人生及其意义之所在,一切所谓给人带来慰藉的固定不变之物最终不过是骗人的谎言,而且导致了越来越深重的危机。

  如此,黑格尔那总是在自身之内打转的“绝对理念”,以及先验主义哲学那抹消或无视现实生活之苦难的“先天之物”,显然已无法再为要做出艰难决断的个人提供根据了,对动荡不安的生命(生活)的彻底追问、重新理解和决断就成了迫切的需要。而哲学就是要使人们从虚幻的慰藉中警醒过来,直面生活的动荡不安和艰难,在不断的追问中做痛苦的抉择。在海德格尔看来,这才是本真的生存状态,其典范就是原初教的生活经验。在他学生时期发表的文章中,这一“最深刻的体验”作为其思想的原初动机被表达了出来:“追寻生活的真理,拒斥生活的谎言。”

  正是这一“原初动机”推动着海德格尔在哲学上给予人的现实生活以热情眷注,并在现实中身体力行地追寻生活的真理,这样的生活经验反过来又促使他更加明确地领悟到现实的生活对于哲学思想所具有的意义,以及哲学思想如何能够追寻生活的真理。